原标题:许家印得力干将刘永灼被刑拘:曾执掌恒大足球挖来里皮,半月前为恒大汽车站台

“过去一年恒驰5交付量稳步提升,更让人鼓舞的是,过硬的品质与贴心的售后服务让这款车赢得了优异的用户口碑。感谢大客户选择恒驰,信任恒驰,我们将并肩前行,共创辉煌。”去年12月26日,恒大汽车总裁刘永灼还曾现身天津举行的恒驰汽车大客户交车仪式。

半个月后的1月8日,恒大汽车公告称,“刘永灼涉嫌违法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综合官方通报和媒体报道来计算,他就此成为“恒大系”的高管中“被处理”的第9人。

从辉煌走向没落,伴随着母公司恒大集团的困境,近两年来,恒大汽车一边崩塌、一边自救。作为恒大汽车副董事长、总裁的刘永灼被市场视为恒大汽车的关键人物,如今被刑拘,让恒大汽车的未来又增添了不确定性。

叠加此前“中东土豪”纽顿集团对注资事项的撤回,“救命钱”无望到手的恒大汽车仍未等到“白衣骑士”。多重“利空”之下,1月8日下午复牌,恒大汽车盘中跌超20%,收报0.39港元、跌6.02%,总市值仅剩42.29亿港元。

根据恒大汽车此前公告,刘永灼生于1981年,拥有超过17年的房地产项目投资运营、体育事业运营、金融领域创新及多产业公司经营管理经验。

其中,刘永灼最引入瞩目的身份是恒大足球俱乐部前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2016年在恒大足球任职期间,刘永灼先后引入孔卡、埃尔克森和高拉特等多位外援,签下里皮、斯科拉里等当时被认为不可能执教中超的世界级教练,助推恒大足球两夺亚冠、走向腾飞。

刘永灼还被视为中国“金元足球”的实践者和执行者之一,在恒大足球的高光时刻,他曾放出豪言,“在国内的冠军,我不给你,你就不能抢!”

2017年,刘永灼离开恒大足球业务,被恒大集团创始人许家印委以他任,先后分管恒大文化产业集团、恒大农牧集团、恒大互联网金融集团、恒大高科技集团等公司,成为恒大众多新业务的管理者。

只是,刘永灼彼时治下的这些恒大新业务,都不再有恒大足球业务那样的高光时刻,他本人也鲜少公开露面。

直到2020年,刘永灼出现在许家印视察恒大全球电池研究院和恒大汽车全球研究总院的队伍中。这时的他,已成为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总裁、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董事长。

业内的说法是,许家印将新能源汽车的担子加在刘永灼的肩上,看重了他不折不扣的执行力和卓越的管理能力。此后,有关恒大汽车的重要场合及媒体采访,均能看到刘永灼的身影。

作为恒大汽车在台前的掌舵人,他由此见证了恒大汽车股价大涨,再到停牌16个月后沦为“仙股”,以及“恒驰5”因资金问题停产再到复产的整个过程。

去年9月28日,许家印被官宣采取强制措施的当天中午,刘永灼还在发微博为恒驰汽车积极宣传。而在这之前,包括恒大前执行总裁柯鹏、恒大前总裁夏海钧、恒大财富总经理杜亮在内的“恒大系”多名高管都传出了“被处理”的消息。

那时,市场上出现声音,“恒大高管被一锅端,许家印的得力干将刘永灼为什么能躲过一劫?”如今刘永灼被抓,外界纷纷猜测原因。

恒大汽车的公告中并未披露更多信息,作为恒大汽车第一个“被处理”的高管,有市场猜测认为,“刘永灼被抓或与足球反腐有关。”

这一猜测的背景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央视新闻推出专题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专题片选取了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12个典型案例,其中包括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球协会原党委书记杜兆才,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原主教练李铁等足球领域系列腐败案。

刘永灼的遭遇,令恒大汽车命运更加扑朔迷离。一周前,恒大汽车才宣布,“中东土豪”纽顿集团的5亿美元注资再次生变。

公告显示,恒大汽车和纽顿集团之间的股份认购协议以及债转股认购协议,原定于2023年12月31日截止,现已失效;而这笔5亿美元的资金,堪称恒大汽车的“救命钱”。

事实上,恒大汽车对造车事业进行了投入巨大,却收效甚微。早在恒大汽车2020年全年业绩发布会上,原恒大首席财务官潘大荣曾披露,“恒大汽车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累计投入474亿元,其中用于收购核心技术及研发方面的费用为249亿元,用于工厂建设及设备、零部件采购的费用为225亿元。”

行至今日,市场分析普遍预计,“恒大汽车的累计投入超过了500亿元。”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根据恒大汽车在2023年7月20日的“首届720恒驰节”上披露的数据,“恒驰5”预订数据为37180辆。

预售14天、37180辆的成绩,与蔚来汽车、华为问世、特斯拉等品牌相比也并不逊色。但最终交付了量如何呢?根据恒大汽车2023年12月30日发布的“季度更新公告”,“恒驰5”正在量产,并已向客户交付了324辆。

恒大汽车已“无钱可烧”,2021-2022年,亏损分别达563.44亿、276.64亿元;最新的2023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55亿元、净亏损68.73亿元。

债务情况方面,截至6月30日恒大汽车的负债总额约为756.92亿元。其中,借款为269.97亿元,较2022年底借款259.85亿元上升10.11亿元;部分借款由恒大汽车的物业及设备、土地使用权、开发中物业及集团内若干附属公司的股本权益作出抵押,公司的借款平均年利率为7.1%。

截至6月30日,恒大汽车涉及未能清偿的到期债务累计约93.41亿元;此外,集团逾期商票累计约35.91亿元。

面对巨额亏损和负债,恒大汽车曾通过出售资产、裁员等方法“自救”,但仍捉襟见肘。恒大汽车曾在2023年4月公告称,“集团在无法获得新增流动性的情况下有停产风险。如能在未来寻求超过290亿元的融资,将计划推出多款旗舰车型,并有望实现量产。”

为了吸引投资者投资,恒大汽车随后剥离了地产业务,并转移了248亿债务。去年8月,恒大汽车终于等来了纽顿集团,但如今来看,其也未能救公司于危难之中。而作为母公司的恒大集团,如今仍自顾不暇,债务重组计划悬而未决、销售不畅造血能力仍未恢复。

天眼查App显示,刘永灼目前名下关联6家企业,除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之外,还有3家为存续状态,分别为恒大新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卡耐新能源有限公司、恒大新能源技术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刘永灼在上述3家公司均担任董事长职务。

此外,刘永灼目前还拥有恒大汽车2163.5万股股份,占比0.2%。“总裁被依法刑事拘留”,恒大汽车“开年不利”,未来走向如何?仍需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